现在位置:首页> 党政其他 > 毕业论文 > 安全论文 > 新形势下的国家安全论文

国家安全论文2000字(锦集3篇)

国家安全工作是维护国家安全的工作,就是保卫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保障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顺利进行的工作。以下是小编整理的国家安全论文2000字(锦集3篇),仅供参考,大家一起来看看吧。

第一篇: 国家安全论文2000字

  [摘要]国家安全观是关于国家安全问题的根本态度和观点,对安全战略具有指导作用。有什么样的安全观就会产生什么样的国家安全战略。近年来,我国国家安全观研究取得了突出成绩,但也存在“安全观”概念模糊、研究对象国范围过窄、研究相对滞后等现象,本文拟对这一状况简单总结,以供同仁参考。[关键词]国家安全观安全战略研究述评

  自1997年3月,中国代表在东盟地区论坛会议上正式提出“新安全观”以来,安全观的研究在中国学术界已经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这是一条试图从思想、意识形而上的角度来探讨影响安全战略因素的新途径,对现实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迄今为止,研究已经得到更多学者的响应,形成了相应的声势和规模,取得了不少引人注目的成就,并且有方兴未艾之势。笔者试图利用已有的材料,根据自己的理解,对近年来的研究状况作个简要的整理和介绍,希望能有助于学界同仁们做进一步的深入研究。

  概言之,国家安全观是关于国家安全问题的根本态度和观点,并被系统化、理论化的安全观念。它对安全战略具有指导意义,有什么样的安全观就会有什么样的安全战略。“安全战略是安全观的具体化。”

  多年来,学术界重视对安全战略的研究,对安全观念的研究则相对不太重视。在论述安全问题的文章中,学者们多以“安全战略”为论述对象,而以“安全观”为题的文章,所占比重不大。笔者依照中国学术期刊网“中国期刊题录数据库”,作相关统计,其结果也证实了这一点。

  在“中国期刊题录数据库”中,1994年——2006年“中国政治、国际政治”类中,篇名包含“安全”一词的文献有1964篇,而包含“安全观”一词的文献为170篇,仅占总数的8.7%。就是在1999年—2006年“中国优秀博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中的“中国政治、国际政治”类,篇名包含“安全”的毕业论文有142篇,包含“安全观”一词的文章有14篇,也仅占总数的10%。很显然,对国家安全观的研究,还有待我们共同努力。

  可喜的是,学者们对安全观的研究,近来已经日趋重视,这可从“中国期刊网优秀博硕文数据库”论文数量的变化看出。自2001年始,期刊网中以“安全观”为题的硕博文章,由2篇(2001年)、1篇(2002年)、3篇(2003年)、4篇(2004年),到5篇(2005年),论文数量在逐年递增,而质量也在逐步提高,这为安全观今后的研究奠定了可靠基础。

  另外,在国际关系各类学术刊物、书籍中,但凡谈论“安全”方面的文章,也皆或多或少地涉及到一些“安全观”的话题。这方面的代表作,国外的有:巴瑞·布赞《新安全论》,彼得·J·卡赞斯坦《国家文化安全》等;国内书籍为:丛鹏《大国安全观比较》,子杉《国家的选择与安全》等。

  巴瑞·布赞为社会建构主义理论大师。他根据建构主义理论,提出复合安全理论和非安全化理论。彼得·J·卡赞斯坦则在国家安全观的理论建构上做出了有益尝试。他从文化角度探讨了二战之后日本安全观的演变。丛鹏《大国安全观比较》是国内对大国安全观进行比较研究的首部著作,也是首部以安全观为研究对象的专著。子杉的《国家的选择与安全》则以全球化为视角,系统阐述了全球化进程中国家安全观的演变与重构问题,对建国以来安全观的发展阶段也作了梳理归纳。一般说来,我国学术界对国家安全观的研究兴起于改革开放之后,起步较晚。待进入20世纪90年代,尤其是“新安全观”概念提出之后,这一领域的研究才有了长足发展,出现了一批较有影响的研究成果。概括而言,我国学术界对国家安全观研究取向上有两种[2]:一是理论层次的探讨,这是中国学者最感兴趣,同时也是成果最多的领域,代表学者有刘跃进、李少军等。另外是一些著作,对冷战之后国家安全观的新变化进行了富有成果的理论探索。2003年11月,外交学院与中国军控和裁军学会联合邀请了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外交部政策研究室等十几名学者以“各国安全观比较研究与中国新安全观”为题召开座谈会,交流研究心得,这从侧面反映出中国国家安全观的研究已初具规模,并尚待壮大。

  当然,“国家安全观”研究毕竟是一新兴课题,研究过程中不免出现一些问题:

  (1)“安全观”概念过于模糊,学者依其不同理解而界定,造成概念混乱。

  安全观是对安全问题的理性化认识,是有关安全的理论。但是,对国家安全观的内涵、研究对象,不同学者依其理解的侧重点,做出不同解释。如:有的学者认为国家安全观是一个国家在维护本国的安全实践中所形成的关于自身的安全利益、安全目标、安全环境和安全手段等问题的认识;还有学者认为安全观念指对国际安全的主观认识,包括三个方面:一是国际安全面临的威胁来源,二是构成国际安全的基本条件,三是维护国家持久安全的方法。有争论未必是坏事,争论催生新的理论思考。但是,概念界定过于含糊不清,则会导致某种程度的混乱,从而不利于研究的继续进行。这一点,尚需得到规范。

  (2)“安全观”对象国的研究范围过窄,主要集中于对中国新安全观的研究。

  据统计,学术期刊网1997年——2004年“中国政治、国际政治”类,篇名包含“安全观”的文章共89篇。其中,以菲律宾、乌兹别克斯坦、犹太民族为对象的文章各1篇,以东盟、亚太地区为研究对象的共4篇,就是对俄罗斯、美国两个大国的研究,总计也仅4篇,这相对于以中国国家安全观为对象的43篇文章而言,真是小巫见大巫。学术界对对象国的研究出现了明显的失衡。

  (3)侧重于对国家安全理论的研究,安全观理论研究相对滞后。

  安全观是安全理论的基础,又与安全理论有着不同,具有自己的特点:①它以理性思维为主导,但没有完全排除非理性思维和感知,包括一般的安全感和安全经验,是对安全问题的广泛认识和思考。②它的认识重点在安全的现实问题上,而对与现实联系不太密切的一般普遍性的安全理论问题,特别是安全的本质、属性等,并不给予特别关注,或者不是其关注的重心。其重心在现实。学术界对安全理论系统化的研究已经开始,代表人物是北京国际关系学院刘跃进教授。他先后在《国际关系学院学报》、《国际安全通讯》、《中共中央党校学报》等学报中发表一系列文章,探究对安全理论进行系统化研究的可行性,推动了国家安全学的开展。除刘先生外,对安全理论研究做出较大贡献的还有:中国现代国际关系学院研究员楚树龙先生、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政研究所研究员李少军先生等,他们的努力推动了安全理论研究的进程。

  对比而言,学术界对安全观的系统化研究,进展则相对缓慢。除在国际关系各类学术刊物中尚未出现以安全观为研究对象的研究专栏外,书籍中以“安全观”为题的,据笔者所知,目前为止也仅丛鹏教授一部《大国安全观比较》。在国家安全观研究方面,尚有很大的空白需要去填补。

第二篇: 国家安全论文2000字

  经过这次的国家安全教育课,我认识到在此刻我们应当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统筹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供给坚强保障。

  在415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到来之际,我们更要意识到维护国家安全,人人都是主角!这堂宣传课结合了目前发生于世界范围内的新冠疫情,中国在防疫面前做得十分棒,同时在进取援助其他国家抗疫面前也充分展现了一个负职责大国的形象。

  我们注意到民众在公共安全事件面前绝不仅仅是被动的、被保护的对象,同时他们也是进取应对公共安全事件的主体。在突发公共安全事件时,要坚定不移地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强化法制建设、强化政府职能建设、健全信息公开媒体与互联网管理制度、强化专家的科学精神与职业素养、健全应急管理机制、加强社会组织建设,完善社会力量参与机制、提升公民应对疫情灾情素质、切实把”预防为主“的方针落到实处、注重研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外溢风险及其应对政策措施。

  应对疫情,作为当代大学生的我们能够做好日常的自我与家庭预防、利用假期丰富自我,做好心理调控、提升信息辨识本事、不传谣不造谣。大学生们创新前行,在进取对社会做贡献中,将实现自身的韧性增强和境界升华。

  患生于所忽,祸起于细微。历史一再启示我们,没有意识到风险本身就是最大的风险,越是前景光明,越是要增强忧患意识。当前,在疫情在国内外蔓延的情势下,我国国家安全内涵和外延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丰富,所覆盖的领域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宽广,内外因素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复杂,各种能够预见和难以预见的安全风险挑战前所未有。任何一个领域出现安全问题,都有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影响到国家和民族的发展,乃至每一个人的切身利益。“备豫不虞,为国常道”,我们将每年的4月15日定为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就是为了提醒人们认清国家安全形势、增强危机忧患意识、牢固树立国家安全观念。

第三篇: 国家安全论文2000字

  我们要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不断塑造总体有利的国家安全战略态势,把维护国家安全的战略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为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提供坚强安全保障。

  不断增强走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的自觉性坚定性。随着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国际影响力、感召力、塑造力显著提升,我们前所未有地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与此同时,我国也面临更为复杂严峻的国家安全形势,各种风险挑战不断显现,既有国内的也有国际的,既有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领域的也有来自自然界的,既有传统的也有非传统的,而且这些风险挑战呈现出交织性、复杂性、综合性等特点。我们必须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顺应时代呼唤,回应人民需要,破解发展面临的各种难题,化解来自各方面的风险挑战。

  全面提高国家安全工作能力和水平。我们党在内忧外患中诞生,在磨难挫折中成长,在攻坚克难中壮大,对国家安全的重要性有着深刻的认识,历来把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安定作为党和国家的一项基础性工作。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着眼党和国家工作大局,统筹发展和安全,既通过发展提升国家安全实力,又深入推进国家安全思路、体制、手段创新,营造有利于经济社会发展的安全环境。新时代,我们要在发展中更多考虑安全因素,努力实现发展和安全的动态平衡,全面提高国家安全工作能力和水平。根据国家安全规律特点,统筹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推进国家安全体系和能力现代化,统筹应对各领域安全风险挑战。

  努力为解决人类面临的安全问题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要把握世界发展大势,立足我国发展重要战略机遇期大背景来谋划,保持战略定力、战略自信、战略耐心,把战略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同时充分发挥负责任大国作用,不走国强必霸之路,而是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促进自身安全和共同安全相协调。我们要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为解决人类面临的安全问题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助力维护国际秩序、完善全球治理,促进世界和平发展。